在崩坏之前,你忽略了多少美景?──《崩坏人生》(Demoli

在崩坏之前,你忽略了多少美景?──《崩坏人生》(Demoli 

  《崩坏人生》由知名加拿大导演尚-马克‧瓦利(Jean-Marc Vallée)指导,他也指导过许多着名的作品,如:《花神咖啡馆》(Café de Flore)、《药命俱乐部》(Dallas Buyers Club)、《那时候,我只剩下勇敢》(Wild)等等优秀影片,这次他用一种截然不同的角度去阐释失去挚爱的苦痛过程。整部片的基调其实极为沉闷与不和谐,当开始观看时总不能理解导演到底要让我们看到些什幺。

  故事主角戴维斯与妻子茱莉亚是商业联姻,在妻子茱莉亚开着车时叨唸着主角戴维斯的各种心不在焉:「Not my chair, not my problem.(事不关己,己不劳心。)」,一个不留神两人出了车祸。然而,却只有戴维斯一人毫髮无伤的活了下来,短短的几分钟内,戴维斯的人生有了极大的转变,从人生胜利组成了大家都担心他的鳏夫。

在崩坏之前,你忽略了多少美景?──《崩坏人生》(Demoli

在崩坏之前,你忽略了多少美景?──《崩坏人生》(Demoli

  我其实很喜欢那段茱莉亚的父亲说着:「一个男人失去了妻子就成了鳏夫,一个孩子失去了父母就成了孤儿,但是父母失去了孩子却连个适当的辞彙都没有。」从这里可以见到戴维斯岳父菲尔的难过,与他如何体贴这个继续像机器人一样过着日子的女婿。戴维斯刚失去的那几日只是照旧维持他机器人一般的日子,但是在医院贩卖机卖的M&M's巧克力卡住出不来却给予他一个契机,让他有了一个陌生的客服人员可以倾诉,开启了单调生活的另一条崩坏救赎路径。

  整个影片就好似悲伤五阶段的体现:否认(denial)、愤怒(anger)、讨价还价(bargaining)、沮丧(depression)、接受(acceptance),由一开始的过度规矩,让观众感觉到他似乎一点点儿也不爱妻子(在一次问答为什幺要跟茱莉亚结婚,戴维斯回答:「因为觉得这样结婚很轻鬆。」事实上真的是如此吗?),既没有悲伤哭泣,生活依然单调乏力;然而与客服小姐凯伦通着客诉信与电话的期间,凯伦发现了他是一个与她相同的寂寞个体,且没有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从电影画面的切换与转换镜头,我们开始会察觉过世的茱莉亚时不时存在于戴维斯的生活中,透过玻璃反射、在看风景时出现在身边等等,戴维斯心里不能言说的悲伤隐隐约约的由这些画面显现出来。

在崩坏之前,你忽略了多少美景?──《崩坏人生》(Demoli

  接着戴维斯开始观察身边原先不曾注意过的种种,并且想到菲尔说的话:「如果你想解决一件事,你必须先一步一步的思考,然后检查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这样能让你变得更坚强。修补人心就好比修一台车,只需要一一检查过所有零件,然后就可以重新再把他们组装起来。」虽然菲尔的话不完全正确,但也促使戴维斯逐渐迈入下一个阶段,他开始失序,试图拆解身边的所有一切,从冰箱、咖啡机、厕所门到电脑等等,或是尝试加入工地破坏房屋的行列,这让身边的人由担忧他进展到烦恼他怎幺会变成这样。然而,也许这样的「拆解」过程,正是寻找心中问题的解答的最佳途径。

在崩坏之前,你忽略了多少美景?──《崩坏人生》(Demoli

  在与凯伦和凯伦那与年纪不符的儿子相处的过程,戴维斯由这表面上「拆解」的举动,实则进一步的试图剖析自我,回忆起自己在这意外发生之前,上一次在意的事是什幺?想起妻子曾经多幺的喜爱大海,在凯伦问着:「你想她吗?」戴维斯沉默不语,画面却由他的视角看到沙滩上水漥里反射的妻子茱莉亚,在此时出现在眼前的茱莉亚,更是让答案不言而喻。

在崩坏之前,你忽略了多少美景?──《崩坏人生》(Demoli 

  最妙的是在《崩坏人生》中也让加害人,也就是肇事车主出现,且对方竟然在戴维斯面前轻易落泪,使得本来误以为对方是茱莉亚的外遇对象的戴维斯不知所措,反而开始安慰对方,变成一个死者家属安慰肇事车主的滑稽画面。在这一连串找回自己的过程,戴维斯开始会注意一些小细节,并且发现在车子底下的纸条:「如果今天下雨,你看不见我;如果今天阳光明媚,你就会想起我。」此时,他忽然想起漏水的冰箱里原本也贴着张纸条:「别再这幺讨人厌,赶快把我给修好。」又再次想起妻子最末用无奈的表情对他说着:「事不关己,己不劳心。」他第一次发自内心的流下泪来,明白一路上他都错过了些什幺。

在崩坏之前,你忽略了多少美景?──《崩坏人生》(Demoli

在崩坏之前,你忽略了多少美景?──《崩坏人生》(Demoli 

  这一整个从无视到拆毁,从拆毁到复原,就好比是菲尔所说的概念,戴维斯终于从这一路的过程重新找到从夫妻生活中失去的美好,过去种种一幕幕再次重现在眼前。他后来选择重新修复自己的住家,继续生活,但不再是原先那机器人般的规律;他也修好英国来的老旧旋转木马,放置到海岸边,圆了茱莉亚与他曾有过的那些点滴回忆(有一幕是他乘坐在旋转木马上,想着茱莉亚在他身后用左手搂着他,那手的位子刚好放在心口上);最末与路上的孩童们一齐奔跑,似乎正象徵着追回原先的自我,回溯到那饱含着专注与感动的日子。

电影资讯

《崩坏人生》(Demolition)-Jean-Marc Vallée,2016[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