膝伤无法工作‧与4孩子陷困‧女选手筹手术费盼重生

膝伤无法工作‧与4孩子陷困‧女选手筹手术费盼重生(吉隆坡‧沙叻秀6日讯)12年前的一场车祸,不但使49岁的前马拉松女选手郑淑英痛失丈夫,也导致她行动不便无法工作,她和4名孩子的生活因此陷入困境。膝盖受伤的她原订于3月中动手术,但因她迟迟未筹足1万5000令吉的手术费,加上一个大马工作队至今尚未成功替她申请马华医药基金及人民组屋,使她失望之余,唯有咬牙忍着膝盖之痛,将手术日期延至年底,以便再次向热心人士筹募手术费。被逼延迟动手术她希望社会人士能捐款助她一臂之力,协助她在12月动手术之前筹足医药费,让她可以早日治癒膝盖之伤,儘快出外工作赚钱,以改善一家五口的生活,她也可以重新投入马拉松运动,重建健康积极的人生。单亲妈妈郑淑英早前因为发生车祸动了手术,从此行动不便,岂料,祸不单行的她去年初到医院检查时又发现身体及大腿关节连接部份坏死,必须动手术植入铁支。《》日前造访过去曾通过报章筹募手术费的郑淑英时,她说,虽然医生已多次催促她动手术,但因家里经济拮据,她实在无能为力。失望未获马华医药金“我已把手术日期延至今年12月,因为那时候是学校假期,女儿不必上学,我才能放心去开刀。”她指出,之前的筹款新闻见报后,陆续有读者通过报章向她提供援助,但都只是几百令吉,距离筹款目标很远,所幸医院也主动协助她筹募手术费。“马华联邦直辖区一个马来西亚工作队之前曾承诺协助我申请马华医药基金及人民组屋,但至今都没有兑现诺言,让我感到失望。”她提到,由于脚伤无法工作,她目前仅依靠福利部每月150令吉的援助金过活,但这笔钱在物价高涨的城市里只是杯水车薪,加上女儿的生活开销也不小,让她苦恼不已。工作压力把孩子当出气筒郑淑英当年丧夫后陷入人生低潮,在膝盖伤势未恶化前,她把悲伤转移工作上,结果在不堪沉重工作压力下,她下班后把孩子当成出气筒,造成三子一度离家出走。所幸她现在渐渐走出阴霾,在外地工作的三子也透过电话向她报平安,母子冰释前嫌。郑淑英忆叙,当年在短时间内遭遇太多不如意的事,让她郁郁寡欢,还因此患上忧郁症,一直想要自杀。“由于试图自杀多次,医院甚至要把我送入精神病院。”三子曾离家出走她坦言,以前每次在工作上遇到不开心的事,回家后就会发泄在孩子身上,以致她和孩子的关係渐渐疏远,难以沟通,三子更因此离家出走。但她欣慰披露,三子日前已通过电话联络她,指自己目前在外地工作。“我在电话中对他说,希望他能原谅我,搬回家住,再续母子情。毕竟外面再怎幺好都是别人的地方,不及自己的家舒服。经历这幺多,我现在对很多事情都看得很开。我只希望孩子平安健康,所有不好的事都让我一个人承受,相信这也是每一个母亲的心愿。”2子曾辍学工作帮补家计郑淑英与已故丈夫育有3男1女,分别是大儿子25岁、次子24岁、三子19岁及13岁幼女。她披露,长子与次子失去父亲后曾一度辍学出来工作帮补家计,不过,两个儿子后来回到校园继续求学,目前长子已向政府贷款高等教育基金,以半工读的方式在学院修读课程,至于次子也同样以半工读的方式就读学院。“之前有善心人士助养我的小女儿,可是我已把女儿接回来照顾,女儿现在就读中一。”至于在外地工作的三子,郑淑英说,她不是很清楚三子目前从事甚幺工作,只知道没有学历的三子所赚取的薪水只够自己吃用,对她的医药费也无能为力。伤癒要重跑马拉松赛儘管面对连串打击,郑淑英仍以积极正面的态度看待人生。她说,等膝盖痊癒且家中经济许可后,她打算参加马拉松比赛及学电脑,重过她期待已久的生活。她感叹,年轻时虽然拥有很多,却不懂得珍惜,也没有未雨绸缪,整天只知道辛劳工作,等到失去健康后,她才知道健康的重要性。“因为曾经失去,所以我对现在拥有的一切倍感珍惜。现在我虽然拥有不多,但我知足常乐,也比以前开朗。不过,我还是要快点好起来,赚钱养家。”针对康复后的生活规划,她兴奋地说,一旦膝盖痊癒,她就要参加马拉松比赛,并且拨出时间学电脑及上网。“我年轻时是马拉松选手,得过许多奖项,所以等我好起来后,我要像以前一样在路上奔驰。”“我已经浪费很多年,我想要有一次重生的机会,趁着现在还可以学习,努力吸收知识,不要再浪费时间了。”马华澄清针灸治疗不能申请医药基金针对单亲妈妈郑淑英申诉马华联邦直辖区一个马来西亚工作队,迟迟未协助她申请马华医药基金一事,工作队副秘书王晓亭週日接受本报电访时澄清,由于早前郑淑英曾表明希望可透过针灸等治疗方式治疗膝盖,因此,工作队唯有暂时停止替郑淑英申请马华医药基金。她解释,依照马华医药基金的申请程序,申请者必须出示医院开出的医药费账目,才可以申请医药基金,因此郑淑英决定不开刀后,工作队也无法替她申请医药基金。“不过,她后来决定动手术,所以我们会重新帮她申请。”决定开刀再申请针对工作队曾答应协助郑淑英向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福利部申请每个月300令吉的援助金一事,王晓亭指出,工作队在较早前已帮助郑淑英提出申请,但福利部迄今仍没有消息。“为了能更快处理福利金一事,我将在近期内带福利部官员去会见郑淑英,当面处理福利金事宜。”新闻背景单亲妈妈申请福利金无下文单亲妈妈郑淑英曾透过马华联邦直辖区一个马来西亚工作队求助,工作队还曾答应协助她申请一个马华医药基金、向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的福利部申请每个月300令吉的援助金、解决被律师楼扣押的组屋地契、以及协助她寻觅人民组屋位于底层的单位,好让行动不便的她方便出入。然而,这些承诺至今仍石沉大海。她于2000年与丈夫一起发生车祸后,丈夫因重伤毙命,遗下她独立抚养4名孩子长大。可是,她也因为车祸留下的后遗症――右脚膝盖碎裂而动了几次手术,如今右脚仅保留七成行走的能力。由于脚的患处越来越痛,郑淑英去年初前往医院检查,这才获知身体及大腿关节连接部份已坏死,必须动手术植入铁支,但庞大的医药费让原本经济拮据的她顿感徬徨失措。郑淑英事后被迫辞职,但手停口停,她一度拄着拐杖偶尔到购物中心充当临时售货员,不过,她因为不能久站,已没有再工作。没有固定收入的一年来,她和孩子都是依靠家人、教会朋友以及善心人士的捐助,以维持家里的开销。另一方面,由于郑淑英目前居住的组屋是与已故丈夫联名,在丈夫去世后,郑女士因无力支还亏欠律师费,导致组屋的地契目前被律师楼扣押。‧2012.05.07